当前位置:首页 > 护路文化 > 正文内容

迁 坟

来源:随州市   |  通讯员:刘开文  |  2020-09-12      阅读:223
摘 要:“爷爷!你就答应迁坟吧!不然的话,我和大哥都没法上班。”二房的孙子三儿用近乎哀求的口气求着爷爷宫老汉,将铁路边的祖坟迁至村集体公墓里。(蒋辉)

“爷爷!你就答应迁坟吧!不然的话,我和大哥都没法上班。”二房的孙子三儿用近乎哀求的口气求着爷爷宫老汉,将铁路边的祖坟迁至村集体公墓里。

老汉一家是本地老住户,老哥儿俩他是老大,他有三个儿子,五个孙子都相继成家,如今已是四世同堂;二弟也有两个儿子,三个孙子。加上他上一辈的,氏在本村也算是个大家族,老家人丁兴旺,这也是老汉最为引以自豪的事儿。每逢熟人夸他好福气时,古铜色脸膛上的每道沟壑都充满笑意,“这都是祖上有德,托祖宗洪福!”耄耋之年他总是双手抱拳声如洪钟地打着哈哈说,然后惬意地捋一下颏下稀疏且花白的钢髯。

家有块家族墓地,那里有五座祖坟。前些年修铁路经过氏祖坟旁边,当时施工单位和村护路工作站出面建议他们迁坟,但宫老汉不同意,说是不能惊动了祖先。每年清明节,宫老汉都要带着一群孝子贤孙给祖先上坟,吆五喝六的指挥着,其威严程度俨然封建族长,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。而烧纸放鞭产生的烟雾飘向铁路,影响了行车安全,铁路公安的老景每次都要上门批评他们一番,去年清明节的时候,还为罚款的事情跟老景吵了一架,后来长房的孙子二毛悄悄交了罚款才算了事。不知情的宫老汉指着那些孝子贤孙训斥道:“瞧瞧你们有一个算一个,大的大、小的小,不敌一个二毛!”

宫老汉极其偏爱二毛,认为他是五个孙子里最有出息的一个。二毛刚三十出头,上过大学,后来又当兵参加了汶川抗震救灾,不但火线入党还立了三等功,退伍后在村里担任治保主任,是村干部重点培养对象。宫老汉有心将“族长”之位传给二毛,族内有大事小情他都把二毛拉上,一是以此树立二毛在族人中的威信,二来也让二毛多历练历练。

那次为罚款的事情,宫老汉与铁路公安老景吵的不可开交,二毛将老景劝到村委会交了罚款,然后跟老景商量了迁坟的事情。二毛向老景道出了自己的难处,爷爷年岁已高,迁坟的事不能硬来,否则爷爷有个三长两短,他也不好向家人交代,他向老景保证在适当的时候去做爷爷的工作。老景答应了二毛的要求。

转眼今年清明节又快到了。这天早上,三儿通过微信给二毛发了一则招工启事,招工单位就是位于本村内的一个汽车制造公司,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这家公司复工需要大量普工,待遇优厚不亚于南方工厂,但是必须要有村委会出具的健康证明,三儿想请二毛帮助他和大哥开个证明去应聘。

原来,三儿和他大哥及堂弟四儿年前都在南方打工,因为疫情被困在家里,四儿刚过正月就去了南方,结果被要求自行隔离14天,隔离期满后厂里听说他是湖北人,直接拒绝了,新闻里也不时报道有些厂家拒绝使用湖北农民工。鉴于四儿的情况,三儿与大哥商量后,决定留在家里就在本地工厂打工。

二毛感觉迁坟的时机来了。他打电话与公安老景通了气,老景说协商铁路有关部门,每迁一座坟可以给些奖励,同时村里还可以向上级争取一些政策补偿。二毛心里有了底,这才给三儿和大哥打电话,说服他俩后一块去找爷爷唱一出双簧,以开证明为由迫使爷爷答应迁坟。

“我说过了,祖坟不能随便迁,惊动了祖先那是大不敬啊!”听完三儿的哀求,宫老汉眼睛瞪得铜铃似的拍着桌子吼道。

“爷爷,您是顾死人还是顾活人?难道让我们都饿死吗?”一向憨厚的大哥在旁边嘟囔道。

“这是什么混仗话!你个不孝的东西!”宫老汉气的一啪桌子站起来,大口喘着粗气,颏下的钢髯一翘一翘,古铜色的脸庞瞬间涨成酱紫色。

“爷爷,别生气!有话坐下慢慢说!”二毛见火候差不多了,走上前一手轻拍着宫老汉的胸脯,另一只手将宫老汉搀着坐了下来。“爷爷,其实大哥说的也不错,都在家待了两个多月,没有进钱,只有出钱,一大家子人口,总要生活嘛!”

“那就可以不要祖宗了!”宫老汉余怒未消,怼了二毛一句。

“怎么会不要祖宗呢!我们老宫家在您老人家的教诲下,断不会做出有辱祖先的事儿!只是村里说了,不迁坟就不给他们出证明,没有证明他们就找不到活干,那一大家子吃啥、喝啥?”二毛一边说一边观察着爷爷的脸色,见爷爷情绪平静了许多,趁热打铁地继续说:“话再说回来,这几年大家都将祖坟迁到公墓里了,后人们去朝祖直接将汽车开到公墓门口,而且公墓还有专人管理。您再看看我们的祖坟,连个路都没有,每次都从铁路边的树丛里钻过去,那刺儿将脸上划的尽是血道子,都是您的后人,您就不心疼?”二毛停顿住,低下头看着爷爷。

“唉!”短暂的沉默之后,宫老汉长长叹了口气说:“每次我都看的明白的,那刺儿划在虫儿们(虫儿们:对曾孙的昵称)白嫩的小手上,就象扎在我心里,哪能不疼呢!只是迁坟对不起祖宗啊!”

“爷爷,书上都说了‘人死如灯灭’。只要心中有祖,不要拘泥形式。把祖宗们迁到公墓里,说不定他们见到老友更热闹呢!再说,如果迁坟,上面还给补偿费,花不了几个钱。”二毛见爷爷在沉思,便又添上一把柴:“如果您老不答应,可要影响我的进步!”

“啥!”宫老汉大吃一惊,抬头看着二毛:“到底咋回事?你说给爷爷听听!”

“上次我去镇上开会,遇到镇上护路办的管主任,他还问过咱家迁坟的事儿。我向他保证今年清明前准迁,如果我失信了,可能这治保主任也干不长啦!”二毛说完噘着嘴看着爷爷。

“啥也别说了,迁!”宫老汉举起右手用力拍向自己的膝盖,斩钉截铁地喊道。他不能让二毛为这事儿受委屈,更不能让二毛因此受影响,他要时时刻刻维护二毛的威信,得罪祖宗的事儿就让自己背着吧。

“后天就是黄道吉日,就定在后天。你们现在去通知亲戚朋友,那天都来帮忙!……”宫老汉查看黄历后,定下迁坟的日子。

“爷爷,现在疫情期间不能聚集,您这是想让我垮快点吗?”二毛拿准了爷爷的脉搏,没等爷爷安排完就阻止住了,另行吩咐道:“三儿,你去负责买5个骨灰盒回来,要质量好点的,别忘了扯5块红布,另外买两匹白布作孝服;大哥负责通知小五儿和二爷家的三个兄弟,四儿在外不能回来就算了,到时候我们兄弟七人负责迁坟;爷爷,您跟二爷和叔叔们到时候负责指挥,您老人家怎么吩咐我们就怎么做,保证把祖宗们平平安安搬到新家!”

大哥和三儿答应一声忙去了。“爷爷,我去公墓把墓地的事儿定一下!”二毛说完一阵风似的出去了。

看到二毛安排的井井有条,宫老汉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孙儿,有一点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儿。

迁坟那天,公安老景闻讯很早就赶过来防护。他在宫氏祖坟前毕恭毕敬鞠了三个躬,身着孝服的宫老汉认出老景,赶过来拉着老景的手:“景警官,谢谢您!上次有些对不住,请您原谅!”

“老爷子客气!我要感谢您老对护路工作的支持!”老景抽出手向宫老汉敬了个礼,俩人相视一笑,恩怨顿消。

一阵忙碌之后,老景随着宫家人簇拥着五个骨灰盒走上公路,装上汽车驶向公墓。回头看了看笼罩在晨雾里的坟地,老景释然一笑——这个安全隐患终于消除了。


微信分享

相关文章
下一篇| 没有了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