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护路文化 > 正文内容

【推荐】【置顶】除夕

来源:省护路办   |  2019-02-21      阅读:21012
摘 要:一道炫目的灯光刺来,老曹赶紧收起拖沓的脚步,拉过身后的铁锹,拄锹立在一边。须臾间,一列长龙驶过,直插前方黑魆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【作者:梅农】  看着那条移动的亮柱,老曹有些惋惜似的,摇了摇头。感慨中,老曹想起上周,铁路派出所分管线路的副所长来布置近期值班工作,分手前,他随意问了句,“除夕是什么意思?”看着副所长有些担忧又疑惑的脸,他摆了摆手,“没啥?”望着副所长下山的背影,老曹自语到,“你不会晓得的。我的除夕和你的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嗖......叭......”,一支哨笛鞭响声从空中传来,老曹下意识地往铁道两边看了看,四下都是黑黝黝的,一切如常。

进了护路岗亭,妻子英己在,正忙碌着。屋中,桌上也摆好了几盘蒸菜,锅里的水饺正翻腾着。老曹把铁锹靠墙放好,回头正看到一脸的嗔怪,“这啥时候了,铁路边哪有人?还用得着去巡查。”

     “咋没人!刚才过去的一趟车,车上坐满了赶时间的人。”“可铁路边那会有人!”

     “小心为好。有赶时间的人,就要防着赶回来给先人烧纸的事。去年不就在咱们挨着的市出事了,有人在铁路边烧纸,把路边的野草引燃了,烤熔了地下的信号电缆,弄停了七八趟旅客列车,那可是让七千多人赶不上年夜饭呀!”

 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就你有理。趁热吃饭吧,再说,咱们的年夜饭也要凉了。”

老曹像品酒似的,薰然的吱溜了一小口水,舒然地长哈了口气。那神情,把英逗乐了,“一杯水,看把你美的。”“美呀,美!想我姓曹的,一无财来,二无能,今生会娶了你这样贴心能干的媳妇儿,这还不叫美吗!我这是丢到美窝里了。”“鬼才信你的话呢。信你的话,咱家养的那头梅花脚都会上树。”英幸福地嗔笑道。

     虽说吃饭间,出门去接了两车,可仍未打断老曹的幸头。那半杯水,像极了酒,刺激着他的血液、心脏。他已毅然决然的决定了,那怕是儿子再来数落,他也要和英,继续走下去。

     以前让老曹反复纠结的,是他和英是半路夫妻,都是老伴走的早,为了结伴,为了应付生活中不断出现的坎磕,走到一起。儿子儿媳一直反对,先是说你们这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,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。又说,别人是不是看中咱们家的财产了。总之,就是不愿老曹再找个伴儿。老曹心里咕叨了无数遍,这省城的人思想咋还比我这山里人还守旧呢,还大学生呢。看英带上山的东西,分明是要和他一起在山上呆两天,三十晚上不在家,怕见鬼似的。哦,儿子儿媳一家在,她可能是觉得不方便。唉,过去除夕是为了保住生活收成除害,我的除夕是要除去老旧思想。不成,明年除夕,一定让所里错开我的值班安排,大大方方和英在家守岁,全家团圆时,一定要和儿子说好,不依着老子,让老子过不好下半辈子日子,就不要认我这个爹。对,明天初一下班就和他们谈。

     心释然了,让老曹觉得这个夜班是那么的欣然、精神,收音机里转播的春晚,都让老曹像正看电视、身临其境似的,脑中想像着那些熟悉的主持人和演员的表情与动作。英诧异的看着老曹,像喝了蜜似的,和着春晚节目表演,一仰一和的。看着刚进出的老曹,英说到:“你总是这么较真,又没人查看,一定得去接送车吗?”“得接。”老曹坚定的说到:“尤其是前半夜的动车,一点都不能马虎。下半夜的,只接几趟重点车。”说完,老曹又重重的说:“守岁,守岁。今晚,我们就好好的守好平安岁。”

     刚说完,岗亭的门吱呀的开了。只见儿子一手提着个袋子,一手还拎着个便携式的电视机出现在面前,儿媳夹着伞紧随着。儿子大声叫了声:“爸,英姨,我们俩陪你们二老来守岁来了。”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几天后,老曹送儿子儿媳返程。上车前,儿子看着仍有一丝疑虑的父亲,“这有半年了吧,”憋不住一脸的坏笑,儿子道:“家里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。特别是三十晚上,英姨拿着大包小包出门前,说了句秋雾凉,冬雾雪,带些厚衣服上山,怕你在山上冻着。又说今晚鸡晚进笼,明天必有雨。还让我们第二天留着心。英姨的这些举动,让我们觉得,爸的后半辈子有福了,我们在城里也放心了。”车开前,儿子又跑到车门前交待,那个小电视,是三十晚上专门赶到县城从同学处卖的,接电的事,他已交待好人,都有安排了。

     看着远逝的列车,老曹眼眶有些湿润,心里暗暗的责怪,在岗上,他们是不能看电视的,这钱花的......值呀!

微信分享

相关文章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