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护路文化 > 正文内容

母亲的年味(原创)

来源:随州市   |  2020-01-16      阅读:11393
摘 要:刚刚进入腊月,已是八十高龄的母亲又开始颤微微的张罗着准备年货。虽然我们几年前就劝过母亲,让她不要再张罗了,她老人家就是不听,仍然按照她的想法,一到腊月就开始忙个不停。

刚刚进入腊月,已是八十高龄的母亲又开始颤微微的张罗着准备年货。虽然我们几年前就劝过母亲,让她不要再张罗了,她老人家就是不听,仍然按照她的想法,一到腊月就开始忙个不停。

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,那时候我们年幼,住在农村、家里也穷,成天盼着过年能吃点好的。那一年父亲在外地修铁路,过年没回家,除夕那天,母亲忙碌了一天,准备了一桌年夜饭。可是到吃饭的时候,我们姐弟四人都跑到叔叔家去吃年夜饭了,原因是婶婶炖了一只大鹅,我们没有吃过鹅肉。那天的年夜饭母亲是一个人含着泪水吃的,当然,这一切我们是后来才知道的。每逢过年,母亲总要谈及此事,总有一种愧疚感,虽然我们从没那样认为过。从此,每年腊月母亲都要准备足够多、足够好的食材,让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吃个年夜饭。

后来,父亲成了铁路工人,我们也随着父亲来到现在的城市,家里条件渐渐好了,一到腊月母亲就不停地一趟一趟往家里买、买、买……,忙着灌香肠、腌腊肉,杀鸡、剖鱼,晒的满院都是,把小院折腾的屠宰场一般。只要我们姐弟回家,母亲都会拉着我们指着那些鸡鸭鱼肉展示她的劳动成果,脸上写满欣慰的笑容。

还记得每年的年夜饭,母亲都会引导我们先吃青菜,嘴里念念有词“吃了青菜,明年都清清吉吉的!”儿子三岁那年,母亲将一片青菜叶喂入儿子嘴里,儿子嚼了两下吐在桌上说不好吃。妻拍了儿子一下,责怪儿子不懂事,儿子委屈地哭了。母亲见状一把将孙儿揽入怀中,一边安慰,一边用手将儿子吐在桌上的青菜抓起来吃了。“奶奶吃了是一样,我孙儿照样清清吉吉的!”。如今,儿子已经三十多岁,年夜饭不用人引就先吃一口青菜。

后来,母亲退休了,我们也相继成家,而且都继承了父亲的衣钵,从事与铁路相关的工作,有两个火车司机、一个车站职工,而我则成为一名护路保安。二十多年来,我们这个大家庭是聚少离多,尤其春运,是铁路人最为繁忙的时段,除夕全家吃顿团圆饭已经成为一种奢求,不是你跑车,就是他值班。“过年”这个民族味很浓的传统节日,对于我们铁路人来说已经十分冷淡,逐渐蜕变成为一个“词汇”,或是一种记忆。从事护路工作二十多年来,我没有与家人吃过一次团圆饭,总是在深夜时分,伴随着新年的鞭炮声回到家中。

几年前母亲轻微中风,行动起来颤颤微微的,但她老人家仍然一如既往地忙碌着她的腊月。考虑到母亲的身体状况,我们劝四世同堂的母亲歇歇,把年夜饭安排在酒店里。“那还叫过年吗?那还怎么守岁啊?”没等我们话说完母亲就摇着头反对。我们只好由着母亲,任她忙碌去吧。

已过知命之年的我终于明白,母亲准备的已经不是简单的食材,而是准备的年味,更是准备的一种文化传承。正是有了天下无数母亲的传承,我们的年味才越来越浓郁,中国年才越过越红火。

祝天下母亲福泰安康!愿天下母亲长寿吉祥!(蒋辉 整理)


微信分享

相关文章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