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护路文化 > 正文内容

退 休(原创)

来源:随州市   |  通讯员:刘开文  |  2020-10-20      阅读:2926
摘 要:“咔嚓……”夜半时分,一声炸雷将睡梦中的老郝惊醒。他一翻身坐起来开始穿衣服,准备出门查看铁路。(蒋辉)

“咔嚓……”夜半时分,一声炸雷将睡梦中的老郝惊醒。他一翻身坐起来开始穿衣服,准备出门查看铁路。

“你干啥?”老伴醒了,揉着睡眼问他。

“要下暴雨,我去巡线!”持续的闪电透过窗户照的室内如同白昼。

“你都退休了,还巡什么线?神经病!”老伴白了他一眼,嘟囔着又睡下去。

“是啊!我上月都退休了!还巡那门子线!”老郝似乎从梦里醒来,停止穿衣靠在床头上睡意全无。耳听外边的响雷一个接一个、风吹得遮阳棚上的铁皮哗啦啦作响,接着就听见雨声叭叭的打着房顶。

还没过立夏,这雨象夏天的暴雨似的,老郝纳闷今年跟往年真的不大一样。感叹着庚子年真是多灾多难,疫情还没过去,自然灾害已经造成两次火车脱轨事故。20多年的护路经历,老郝养成关注铁路安全的习惯,虽然上个月办了退休手续,但他对铁路方面的新闻还是很在意。

按时间算,老郝本该4月3日退休,由于恰逢清明节,大队通知他坚持两天等清明假期完了再来给他办手续,他愉快的答应了。

4月6日一大早,老郝就来到工作的护路岗亭,管区民警老景今天来给他办退休手续。

岗亭背后的冬青树是他亲手栽下的,当年栽的时候还不及他高,如今已是绿影婆娑、冠如伞盖、荫蔽岗亭;晨鸟在树上鸣唱,青蛙在田间鼓噪,仿佛催促人们早起春耕;铁路边的映山红鲜艳似火,夹竹桃洁白如雪,把春天装扮的绚丽多彩。在这儿工作了近20年,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了如指掌。他将岗亭卫生打扫一遍,把对讲机插上充电,用抹布将桌椅门窗擦了一遍。在擦岗亭标志牌时,他发现标志牌掉了一小块深蓝色油漆,露出斑白底色,便用写字笔在斑白处涂抹,不仔细分辨还真看不出丝毫涂抹的痕迹。

这一切忙完后,他进入岗亭将印有“铁路护路”字样的反光背心叠好放在桌上,然后摘下制服上的标识牌和编号牌放在背心上,用安全头盔盖上,这些都是退休离职时要上交的。

“老郝同志,感谢你多年来对护路工作的付出。退休不退职,希望你今后还要大力支持护路工作……”民警老景检查完交接事项后,握着他的手郑重地说道。

“那是一定的,景警官放心好了!”不善言辞的老郝简洁的回应道。

想到退休时对景警官的承诺,老郝心里甚感不安。坐在床上犹豫片刻,他还是穿好衣服起身出门来到铁路边巡查。

暴风雨中,老郝几乎是闭着眼睛摸到岗亭的,好在这里一切他都熟悉。他顺着铁路防护网向前巡查,忽然发现一棵高大的白杨树被大风拦腰吹折,树干倒在防护网上,树梢部分侵入线路。

“早就说这几棵白杨树该砍了!”老郝嘴里一边咕叨一边顺着倒伏的树干爬进线路,用随身带的铁锹将侵入线路的树梢部分砍断拖出线路,看看不影响行车了,才给景警官打电话报告了,希望明天一大早派人来将倒伏在防护网上的树干处理掉。

“呜……”一束耀眼的灯光从远处照射过来,老郝象往常立岗接车那样,保持立正姿式目视火车长鸣着从他面前急驰而过,驶向远方的雨幕中……


微信分享

相关文章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