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护路文化 > 正文内容

【置顶】梅 雨(原创小说)

来源:随州市   |  2019-06-10      阅读:11500
摘 要:一道刺眼的闪电过后,随着一声炸雷,滂沱大雨霹雳而下,击打着房顶和院子里的水泥地面,发出噼噼叭叭的声音,紧接着,被哗哗的流水声所替代。

一道刺眼的闪电过后,随着一声炸雷,滂沱大雨霹雳而下,击打着房顶和院子里的水泥地面,发出噼噼叭叭的声音,紧接着,被哗哗的流水声所替代。

“个王八羔子的,这雷把老天爷打漏了吧,又开始下了!”坐在沙发上的老伴儿狠狠骂了一句。

外面不停的闪电打雷,老莫早把电灯和电视关掉了,与老伴儿默默地坐在堂屋里,听着外面的风雨声。他看不清老伴儿的脸,也能感觉到老伴儿对外面的大雨显然有些怨恨。

此刻,老莫心里也有点儿烦,不停地抽着烟卷。烟火忽明忽暗,与窗外的闪电交相辉映。

今年入梅以后雨就不停的下,断断续续下了半个多月,眼瞅着还没有停歇的意思。

近来,老莫一直在关注天气,每天晚饭后就坐在电视机前,守着看《新闻联播》后的天气预报。他要根据天气预报安排明天的农活儿,新收的油菜籽和刚打下的麦子要晾晒,再不晒就长霉了,还有第二茬香菇也该点种了……

“这倒霉的天气把活都压住了!”老莫也在心里骂着。

50多岁的老莫并不老,独生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并贷款买了房子安了家。老莫和所有的父亲一样,在乡下不停的挣钱省吃俭用,想帮儿子早点还清贷款。

老莫是个热心快肠的人,村里人都爱与他交往,人缘也不错。前年,铁路公安的老景找到他,说他家住铁路边,经常在铁路边干活,请他担任护路信息员,并在他家门口钉了一个“护路信息员”的铁牌牌,还给他讲了一些护路方面的事。他也没搞明白信息员是个啥,反正不掏钱就行。

老莫还是个勤快人,脑子也活泛,但凡谁家有农业新科技啥的,他都会跟着尝试一下。象大棚种植、香菇种植什么的,他都学会了。开春后,他在铁路边自己那块旱地里也搞了20多架香菇筒子,第一茬已经采摘完毕,收益还算不错,估摸着再干两年就能帮儿子还清贷款。

说到香菇,老莫开始有点担心,这么大的雨,香菇架子该不会有什么事吧!

想到这里,老莫坐不住了,他掐灭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了一下,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去找手电和雨衣。

“你找啥?”黑暗中,传来老伴的声音。

“我想去看看那些香菇!万一大雨将架子压垮了,就全泡汤了!”老莫摁亮手电找到雨衣穿上。

“雷轰火闪的,你当心点!”

“我晓得!”老莫拿着手电出门了,路过门楼时顺手抄起一把铁锹扛在肩上,一头钻进雨幕里。

如注的大雨浇得他睁不开眼睛,地上的雨水四处横溢。他索性熄灭手电,深一脚浅一脚的摸着黑往铁路边的旱地走去,好在路熟不会走错。

他家的旱地在屋后的岗顶上,修铁路时将这块岗地一分为二,形成一个十几米深的路堑。老莫顺着路堑边缘的小道往上走,一步一个趄趔。

“哎哟!”刚走到半腰间,老莫脚下一个踏空,还没来得及出声,就象被谁推了一把,接着倒地滚了下去。

刚掉下去时,老莫近乎失去意识,躺了一会儿,空白的大脑才渐渐有了思维。他感到脸上和手上火辣辣的疼,试着活动了一下腿脚,还能动弹,说明骨头没摔坏。

他双手撑地爬着站了起来,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,铁锹已经不知去处,好在手电还在。

他打开手电往上照了照,原来是路堑垮塌了一段,自己就是从垮塌处摔下来的,一直滚到铁路上。他庆幸自己没有摔伤,是因为松软的泥土救了他,心里又有些感激这场大雨。

他又往近处照了照,但见垮塌的泥土已经埋没了10多米长的一条钢轨。想起公安老景讲的,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及时报告。

“该死!”老莫摸遍了衣兜,才发现没带手机。他右手握拳狠狠地砸向大腿,并骂了自己一句。

怎么办?回家打电话,万一火车来了呢!把泥土清理掉,没有工具,一时半会儿也清理不了!老莫反复琢磨着。

远处,一道灯光透过雨幕朦胧的照亮了半边天。这不是闪电,是火车来了。老莫知道这个时候有一趟客车要经过这里。

此时,老莫想不起来是电影还是电视里放的,有人挥舞电灯和衣服拦停火车的镜头。他脱下划了几道口子的雨衣,反正浑身上下已经被雨淋透,穿不穿都无所谓了;他又脱下红背心,撕下一块蒙在电筒上,打着手电,迎着火车来的方向跑去,边跑边不停地晃动着手电。

“呜……”一声汽笛长鸣。一束强烈的白光射向老莫,刺的他睁不开眼。司机显然发现了在股道里奔跑的老莫,向他鸣笛示警。

老莫又开始不停的挥舞着手里的红背心。司机好象明白了什么,一阵连续短促的鸣笛过后开始减速,老莫也走下股道,手中的红背心仍然不停的挥舞着。

火车在巨大惯性的推动下驶过老莫所在的位置,司机从驾驶室里探出头好象在说什么。风雨吞没了司机的声音,老莫什么也没听见。

“塌方了!快停车!……”老莫扯着嗓子对司机大声喊道。也不管司机能否听见,他跟着火车头边跑边喊。

火车终于在塌方前停下了。

第二天,报社、电视台的记者来了,镇上、县里、市里和铁路部门的头头们也来了。

随后,电视、报纸、网络铺天盖地对老莫奋不顾身雨夜拦停火车的英勇事迹进行报道,一时间,老莫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英雄。

走在塆子里,乡亲们跟他开玩笑:“你这回不仅是真‘劳模’!还是大英雄!”

“那都是扯淡!”老莫回了一句便不再解释,随别人怎么看。

他边走边抬头看了看天,西边泛出一抹彩霞,伴随一阵微风徐徐吹来……

“天该晴了吧!”老莫背着手往家里走,晚霞映在他身上宛若镀了一层金。(蒋辉)


微信分享

相关文章
上一篇| 九州冠
下一篇| 车 站
最新推荐